若熹

【佣空】沧海·

★佣空真甜。都张嘴看看自己是不是长蛀牙了XD

★半架空向,陆军上将玛尔塔x卧底佣兵奈布。

★配合歌曲《安眠药》食用更佳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“告诉我,你不是。”
  一向沉着的声线微微颤抖。
  
  沉默。
  又是沉默。
  
  “对不起。
  “我就是。”
  ·
  “知道吗,那个来路不明的佣兵死了!”男子压低了嗓音,用胳膊肘捅捅身旁那人,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。
  
  他身旁那人用看神经病的诧异目光瞅了他一眼:“你没毛病啊?谁不知道那个佣兵是贝坦菲尔上校的心头好啊?”
  
  “就是死了啊!”男子四下偷看,扒在那人耳边窃窃私语道,“那个佣兵其实是卧底!上将大怒,一枪就给他崩死了!你不知道那个枪声呦——震耳欲聋!”
  
  “啧啧啧,”那人砸吧着嘴,摇头窃笑道,“真是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。上将对他多好啊——他到把军报给卖了!他X的,真是不分是非好歹!”
  
  “对对对,你看他平时那个作息,神出鬼没的,说不定就是给他主子通风报信呢!”
  ·
  奈布·萨贝达是在一场战争中出现的。
  正值雨季,硝烟弥漫的战场满地泥泞。玛尔塔奋力向前跨了几步,在巨岩之后隐匿起自己。胸口剧烈起伏几次,她端起手枪,上膛等候最佳时机。
  
  今天的战局真是糟透了。
  
  玛尔塔阖上双眸。
  
  她所率的精兵小队行踪完全暴露,被敌人大批陆兵追剿,毫无还手之力。在千钧万发之际,玛尔塔孤身一人引开大批部队,向这边奔来。
  
  希望大家都已经逃脱了。
  
  交错的伤口都随着心头噗噗疼痛,浑身上下都不由微颤,右手抖得尤其厉害,害得她几乎连枪也拿不稳了。
  
  该/死。
  脚步声逐渐逼近,玛尔塔猛的转过身来,却是一脸错愕。
  
  追杀她的士兵几乎全部死尸落地,最后一人的脖子随着一声咔嚓脆响折断,身体像个破烂不堪的玩偶似得悄然倒下。
  
  天幕阴暗,那人沾满血污的身影仿佛鬼魅,只有那双明澈的蓝眸时隐时现。
  “没事吧。”他问。
  
  ·
  玛尔塔不喜欢回忆,而且是在这种紧急关头回忆。
  
  她紧盯着面前视若知己的心腹,眸中带恨。
  
  “你是卧底。”
  
  肯定的口吻,却偏偏带点不和实际的期望。
  
  “告诉我,你不是。”
  沉默。
  “你不是的,对吧?”
  又是沉默。
  
  “对不起。”
  奈布躲避着她充满希翼的双眸,低低开口。
  “我就是。”
  
  ·
  硝烟散去,奈布的右肩血流如注。
  他本可以躲避,就像玛尔塔本可以直接击穿他的脑壳。
  
  “滚吧。”
  
  玛尔塔转过身去,淡然道。
  
  沉默。
  
  她知道奈布还没有走,于是长吸一口气,努力平静道:“第一次见面,你救了我,现在我把这条命还给你,下次见面,我们势不两立。
  
  “也就是说,下次见面,我会直接打爆你的脑袋。”
  
  佣兵还是站在原地沉默,玛尔塔再也忍不住了,猛的转过身来。
  “滚啊!!我让你滚!!”
  
  上将早已泣不成声。
  空荡的军营内,只有她一人的抽泣声回荡。
  
  奈布习惯性地抬手,似乎想上前为她拭去泪水,可又缓缓放下了。
  
  “是。”他说。
  ·
  奈布还是离开了。
  可玛尔塔没有兑现诺言的那一天。佣兵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  
  “也好。”
  玛尔塔擦拭着心爱的枪,自语呢喃着。
  “也少了不少麻烦。”
  
  ·
  是年第三年。
  
  战争结束,玛尔塔的国家完胜。
  
  就在此时,有人给她发了一封短讯。
  
  没人知道短讯的内容是什么,只知道玛尔塔从此像疯了一样寻找那位被她亲手“杀死”的佣兵。
  
  她当然找不到了,因为人已经“死”了。
  
  于是这位倜傥不羁的常胜将军,只能像个普通的姑娘似得,无助地跪下呜咽。
  平生第二次。
  ·
  许多年后。
  
  奈布还是没有回来,而玛尔塔也早就不痛了。
  
  已是花甲之年的她吃力地挪出一把摇椅,慢慢躺下,让阳光轻抚她苍苍的白发。
  
  数年来,也有人建议过玛尔塔找个人伴着,但她总是笑着婉拒。
  
  早就忘了,但也装不下别人了。
  
  摇椅嘎吱作响,一位同样苍老的老人从玛尔塔身边蹒跚而过,向她微微一笑。
  
  她也报以微笑。
  玛尔塔看清楚了,那双蓝眸,分外难忘。
  
  她阖上了眼。
  权当是此生,最后的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【THE END.】

评论(5)

热度(37)